当然我在扯淡

程序员的焦虑

今天是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,上篇博客写于一八年9月十四日,已经停更了半年了。

实习

上年十月去实习了,一直到今年二月份底,期间本来有许多时间可以写点东西,但还是一直拖到了今天。

最近很焦虑,而且陷入了一种越努力越焦虑的困境。

清晰的记得十月十号入职,第一天就是配环境,Python+Flask,然而很羞愧,第一天的任务没有完成,晚上灰溜溜的逃走了就像一个小偷。随后在周围同事的帮助下还是很顺利的,没几天就开始排工期,分配任务,磕磕绊绊(bug)中完成了第一次迭代。当时还是第一次接触敏捷开发,一个迭代跟着一个迭代的那种,跟之前实习的工作很是不同,对比起来在美团就像是一个小作坊,怎么做自己人说了算,在这里就是流水线上的螺丝钉,一个地方出了问题整个进度都受到影响。

随着业务的熟悉,渐渐发现我每日做的就是CRUD,准确来说是没有RUD,连Create都没有。数据通过Hive灌进MySQL,这部分由数据组的人单独处理,我要做的就是把数据按照PM的要求查出来。而且这种2B的业务特征就是QPS极小,几个到几十个不等,业务极复杂,这种场景下我不知道以后怎么跳,往哪跳。有次和导师交流,导师当时的想法是让我两条线走,一条就是继续熟悉业务,另一条就是深入技术。说出来很轻松,但是真正做的时候却无从下手。想学习业务,只能从wiki上翻来翻去,想学技术,看下框架源码吧,发现在不了解技术背景的情况下看个JB,那下班之后学习一下基础知识吧,回去洗洗就十点了,想了想劳累了一天馈赠一下自己,稍微刷会手机,就可以睡了。这种情况下,根本没法提高。

最近在看《稀缺:我们是如何陷入贫穷和忙碌的》,感觉就是人生的马太效应。一个人缺少什么,就会越缺少什么。有一个实验将香港的一些大公司的董事长等成功人士,放到社会底层,让他们尽最大的努力做阶级跨越,然而实验的结果却是无一成功。对于一个饥饿的人而言,一支面包就是他极其稀缺的东西,此刻的大脑会降低”带宽“ ,管窥面包而忽略更长远的利益。在公司熬过艰难的十二个小时,回去之后只想有点属于自己的时间,至于学习什么的尽管可以带来更大的利益却还是被大脑抛弃。

现在的我就处于这样一种困境中。希望未来的生活可以利用好余闲,在带宽充裕的时候多关注重要而不紧急的事情,有利于打破稀缺带来的管窥,减少失误的机会,更好驾驭非线性的生活。

大概到了十二月份,突然间爆出美团裁人了,还是裁的应届生,三分钟签字画押滚蛋。紧接着许多公司都开始裁,还没毕业就碰上了互联网寒冬。十二月分顺便选了下毕设,真TM水。 元旦过后就到了一月,唯一记得就是有赞年会上宣布九九六,脉脉匿名区就爆了。当初拿了有赞的offer但是最终还是没去,突然在想如果当初选择了有赞,是不是可以发展的更好,可惜没如果。一月就是新年假期之前的一个很长的星期五,二十多号就封板了,大部分人应该都处于无心工作的状态,PM的需求出了半天毛都没有,全都攒到年后,当然这是后话。一月份做了一些小需求,然后就是新年。

记得是二月一号开始请假到二月十二号,在家就是每天写写毕设爬虫,顺便又刷了一遍之前追过的小说。新年来了之后闲了一个星期等PM需求,又熬过了一个迭代,终于在三月五号离职了。这段时间网易又爆出了裁员和毁约。庆幸当初没有选择网易,突然感觉一九届的毕业时也挺不容易的。

这段实习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程序员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职业,如果在三十岁之前不能熬到管理层,那么对不起你被淘汰了。每个底层的程序员都想往上爬,然后成为leader的注定只能是少数人。 这也是我越来越焦虑的原因。如今知乎上有行行转CS的说法,最好的专业都是这样一个下场,其他劝退专业呢。

成为网红才是正解。

毕设

三月离职后就写了一段时间的毕设。毕设,怎么说呢,我可以把它做得非常好,但是有什么用呢。老师都在水,我一个人能改变什么。

前途

能转行趁早转。要不就出国,列个CheckList。

  • 一年内搞定雅思,两年内肉翻出去,澳新加首选。
  • 毕业之后,晚上回去多看点书,工作上学不到东西就在下面学。
  • 没事刷刷LeetCode,再刷三百道吧一半medium。一年内。